爱书

我们都是星尘。

新脑洞

古代背景,穿越,一个脑子有坑的少女穿越到古代,为了自由想要假死,所以不停的自杀。但每一次都没成功。


我的光

大半夜突然想到的,那些照亮我的作品们。

第一类

烟花型,代表:全职高手(此作品余韵还没散),声入人心第一季,还有想到了再写

此类作品绽开时的火光让我整个人都熊熊燃烧起来了,绚丽到不可思议。不管多少年后我都会记得它们带给我的温暖和感动。

第二类

蜡烛或台灯型,代表:鬼灭之刃,排球少年,强风吹拂,棋魂

如果说烟花型是转瞬即逝的(虽然这个瞬的跨度有点长),那么此类型就是稳定持久的。光微弱,只能照亮一方天地,这些作品中的某些“极致”的确打动我并且是我向往的。

第三类

太阳型,代表:罗小黑战记,三月的狮子,ES

太阳离我很远。平时,我可能都感受不到阳光的存在,但它确实是有温度的。这两个作品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日常加热血,两边都很有分量。不如说两者相互映衬着,热血部分散发的光透过像是玻璃的日常部分折射出不同的色彩。为什么说日常部分是玻璃?因为日常里总是藏着刀啊。

不知怎么分类型,驱魔少年,Xxxholic

这两部作品让我总是在思考,为什么人类之间总是会产生没法分类的情感。补了第一季动画和看了后面的漫画,我觉得亚连和神田的关系其实连朋友的算不上,顶多算战友(可能也算不上,我觉得只能说像是一起战斗的人),但是亚连的确冒着生命危险,某种意义上救赎了神田,给了他一个面对过去的机会(?)。神田回来后也去帮助亚连,并且在亚连一再拒绝的情况下,还是想要跟他一起面对这些事。这些事会发生在两个对彼此毫不在意,或者说两个在彼此心里没什么分量的人之间吗?我想不到。
但是我个人觉得去救,或者说帮助神田的确像是亚连会做的事,他好像不管是谁,是否对他有敌意,是否伤害过他,都会毫不犹豫地拯救(比如乔治)。神田从一开场就是一副莫挨老子的样子,所以后面他回来之后的表现真是震惊到我。该说心结解开了吗?他和过去终于有个了断,所以想要报答让他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吧,而且他也该面对未来了。
xxxholic,我一开头就被剧透了大家的结局。这里面的角色们的情感也很复杂,从各个人的行动来看,并不能用喜欢来概括,更像是大家守护着四月一日,以至于牺牲了自己这份喜欢的感情。还没看完,不敢看了。
感谢这些作品给我带来的东西,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为输出者。

我用眼睛看的时候还觉得挺好看的,拍出来完全不是一回事,难道是我的眼睛有滤镜?我要加油啊(´;︵;`)顺便一说,画的是克洛。花纹没有画完,找不到哪里有写克洛喜欢啥啊。

前天看的电影,看完之后,各种情节设定上的bug就不说了,就感觉叶修和苏沐秋这两个在原著里我为他们哭的死去活来的人,好像也没有那么值得我喜欢。


模仿着画了一张克洛,眼睛崩了,本来上了一点点颜色的,下次加油,想画一张扎着马尾,穿着和服的克洛。还有mayasama也……迟到祝克洛生日快乐!

首页好多欧皇,一起吸吸欧气,接下来管理学计算机二级社会学还有会计学要加油(ง •̀_•́)ง

“你是打算流浪远方,还是在此地寻找更好的自己呢?”


燃烧原野:

想聊关于ooc的问题,顺便分享一点自己创作的感受!



*(观点仅代表个人,不会管别人。)

这些年里陆陆续续的看了很多事情,能感受到同人文化的变迁,也时常看到有人把【同人都是ooc】的这句话挂在嘴边。

首先说,我个人同意这句话,但是我永远是不同意把【同人都是ooc】这句话当成为自己随意或无能的开脱借口。(注:不同意不代表我会管你,我自倾怀,您请随意。)

【同人都是ooc】这句话不该是一个免责声明,相反的我一直认为它是一个鞭策自己去努力贴进角色的警钟。正是因为知道自己是ooc的,才会努力让自己不那么ooc一些,而不是因为“无论怎样都是ooc的,所以我就算ooc到天边也有这句金句罩着我。”

如果打比方,我觉得同人和原创就像是命题作文和自由作文,都各有各的乐趣,我也十分喜欢这不同的规则所带来的趣味,但是有规则就代表有自己的玩法,虽然在命题作文里写自由作文也不是不可以(毕竟就连高考都有人这么做),但这是否该成为主流观点之一仍有待商榷。



究其根本原因,还是因为“同人是带着脚镣在舞蹈”这句老话,角色是你借来的,是个本身在来到你笔下之前就有着巨大能量和身负喜爱的东西。所谓的同人作者(当然包括我自己)大多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有了那些所谓的“读者的喜爱”,这一点毋庸质疑。



那么【绝对的自主创作】那肯定是有【绝对的自由】,但不绝对的自主创作是否也享有绝对的自由呢?——这可能不好说。借用一位读者朋友的话就是:“也许创作有自由,但是读者观感是缺失的,不应该成为同人文化的主流。


我个人觉得同人有一个独特的有趣的部分就是,游戏规则是已经定好的。

这就像是你手里的牌已经是既定了的,你如何靠自己的组合排列打出一个精彩的回合呢?你不可能像是于正的电视剧一样,为了推动剧情所有原创角色都可以性情大变(x)。那么假如当下,你觉得杀死对面的坏人才是你故事的大高潮,但是偏生你所借来的这个角色是绝不可能杀人的,那么你会怎么做?另辟蹊径寻找新的可能,还是按着他的手逼着他杀掉这个人?——我称这种是“同人作者的考验”。

恰好前几天也和一个读者朋友聊了一下类似的话题,她表示:【现在同人创作,或者说是创作完全就是带着脚铐的。因为固定的人物理想化性格已经在历史的反复实验中形成,一旦在主角中出现一些“现实主义”或者说“三次元性质”的行为就会被无数人批判,导致不敢这么写,只有套模板,“没有违和感”真的很难了,只有看大大们写梗和套用的能力了】


我个人思索了一下,并且持否定意见。但应该也有不少人是这么想的,“同人写到最后都差不多嘛!”,所以我想分享一下自己的同人创作感想。


我并不觉得固定类型角色的理想化性格都是一样的,因为实际上角色是有很多细微的喜好和取向组成的,而正是这些细小的部分才把他们和大方向上相同的角色区别出来,并构建出一个栩栩如生与他人不同的角色。

就如同jump男主角,我们可以笼统的都说他们是一群【好人】【救世主】,但是会有人觉得路飞、鸣人、黑崎一护、绿谷出久,等等等等救世主们的性格一样吗?都完全不一样吧?甚至参考了前代角色而设计出的人物(比如尾田表示路飞是受了悟空的影响,包括岸本说佐助的设计参考过飞影),也是性格鲜明不同的人是不是?

如何将这个角色塑造成他自己,而不是相近的其他角色或者干脆就是别人,我觉得这是一门很有趣的钻研,而且我也反对套模板,因为人物是活得,活的就意味着他自己有自己的想法,我自己在同人创作的时候曾经有过很多鲜明的感受,在一些时候角色会活过来,他会拒绝你。

对,没错。他会拒绝你的OOC(爆笑)因为所谓同人是“丰富”,而非“颠覆”,更不是“重复”。

在他们拒绝我的“控制”时候,我会非常强烈的感受到角色挥开我的手说“我不要这样做。”,这才是我会感受到强烈违和感的时刻,而不是“加入现实感的三次元行为就会感到违和”。当然,我也曾尝试绞尽脑汁让他们say yes啦(……),那种感觉就像是拔河,但是拔着拔着对面的角色就会突然说:“这是我的故事!我的!”,我就会突然醒悟到“啊……对啊,这是你的故事而不是我的故事,对不起。”,所以基本都放弃了。


可是最有趣的就是,我发现只要我放弃逼迫他们say yes,转而试图和他们一起攻克一段剧情难关的时候,会得到比之前精彩百倍的对白和发展。



很多剧情最开始写的时候并不是我想的那样,我的想法很多时候远比那平庸,但是写着写着就会感受到有人夺走了我的笔!是熠熠生辉的角色本身有他自己的想法,他会告诉你“是我的话会这么做!”,让我时常有一种【是那些角色写出了更好的故事而并非我】的感觉。在这一点上,我觉得在搞同人的时候,是很多角色像是老师一样教会了我创作,我很感谢他们。



就酱!好好搞同人创作并不会让人飘,只会让人觉得在角色面前你就是个弟弟!多写写命题作文我觉得对写作文挺有好处的!


至于现在常见的同人OOC合理化的说法……因为自由的定义很模糊,所以也不会有什么可以参考的标准和解决的办法,也许对于如今娱乐主义至上的市场这的确是个不错的点子,很多人可以更轻松的享受创作的乐趣和品尝粮食的多样性。

但我仍觉得,进行同人创作的时候就算没有答案,也要保持一点理智的追寻,那会让自己和读者得到更多的东西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这篇开了转载,大家随意。 


顺便要求是用来要求自己的,而非别人,别人怎么想怎么做是他的自由,还是希望大家对大环境保持宽松的态度。

刚考完四级,一出来迎面就是个大瓜。


世语的设定

有二再改标题

虽然说写这么详细不太好,但是元素什么的很基础啊

上宏经想到的,水的流动性,非常容易改变,总是能成为介质把不同的东西融合在一起。

夜,腐蚀(没有光)和镇静属性(有光)

光,微弱、温和的光还有强烈的光


趁还有时间,简单的bb两句

老叶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!

因为微博限制字数,所以来这边bb了。回头一看,距离我第一次为老叶庆生,已经过了好多年了。(虽然每次也只是简单的说生日快乐而已)从初二第一次看全职到现在大一,真的过了好多年啊,当时一腔热血想着自己要成为叶修那样的人,到现在认清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,不是什么特别的人或者天才。没有什么被上天选中的使命,也没有引导我踏上旅程的天赋,至今也还在寻觅自己要踏上的路。越长大,越迷茫,仿佛这些年白活了。我有时候真是羡慕小时候的自己和书中的人,一颗心可以燃烧到地老天荒。现在看什么都像是有瘾,但很快又厌倦了。我好害怕,回不去了。不想成为大人。我还能感受到乐趣吗?我现在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了。希望大家都能成为自己希望成为的人啊!(不知不觉过了12点了,时间没有了)